目睹英超裁判和VAR的表演中超自叹不如球迷只能呵呵

在中超北京国安和上海上港比赛中,裁判惹出巨大争议,但随后英超裁判就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们才是第一争议联赛。

继布莱顿与曼联之战上演终场哨响补吹点球之后,27日晚开打的热刺与纽卡一战,再度上演补时最后阶段判罚点球的戏码:

从导致点球的任意球略显牵强的判罚,到纽卡球员主罚时将罚球点提前,再到此前纽卡球员2次禁区内手球被无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非但让穆里尼奥怒到头也不回直接离场,也让备受争议的VAR,再度陷入舆论漩涡。

然而,VAR的兴风作浪绝不仅限于英超,从西甲到法甲,从欧冠附加赛到中超,VAR时而滥用、时而不作为的“双标”,已成球员不得不直面的新常态。高科技是否能和竞赛完全公平划等号?至少现在,不行。

没看比赛的球迷,或许会认为热刺迟迟未能彻底杀死比赛,给了VAR最后时刻反判的机会,但真相却是此前热刺两次可以靠VAR博得点球,却被无情抹杀。

凯恩和恩东贝莱的传球,都曾结结实实打在纽卡中卫拉塞尔斯手臂上,但场边却没有任何提示。也难怪终场哨响,热刺助教萨克拉门托怒不可遏地上前质问裁判,并领到红牌一张。

眼见此情此景,提前离场避免身陷冲突的穆帅,赛后发布会上含沙射影:“我比他更有经验,所以提前走进了通道。”

尽管只强调热刺需要“尊重”,但穆帅旋即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10年前欧冠半决赛被罚上看台后、面对镜头比出的“戴手铐”手势……

热刺全队怒发冲冠,就连得了便宜的纽卡,都不领VAR和主裁的情。赛后“喜鹊”主帅布鲁斯表示,自己完全能理解热刺将帅的激愤:

“判罚完全是胡扯,我们可以为比赛结果欢呼,但要是之后吃亏的是我们呢?这种判罚在我看来,是毁掉了一场比赛,所有球队应该团结起来向联盟发声,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标准莫衷一是的VAR,每天都在刷新足球圈的认知。就在热刺纽卡战前24小时,布莱顿和曼联终场哨响后,在投诉对方手球的红魔球员围攻下,主裁卡瓦纳最终选择到场边回看录像,并判给投诉方一粒点球,全场被动挨打的红魔就此逃出生天。

诚然,英超联盟对于VAR的解释权中,有“如果助理裁判对主裁响哨之前的犯规作出反应,即使主裁鸣响终场哨,裁判也可以在他未离开球场的前提下对判罚进行纠正”的条款,而比起怒发冲冠的热刺,被“系统杀”的布莱顿球员表现出了足够的风度和体育精神,队长邓克甚至主动上前拉开了找裁判讨说法的队友们。

“VAR的目标不是100%减少错误,但我们的关键判罚正确率已经因其增长了数个百分点。”

自2018年VAR正式亮相英超至今,负责提供该技术的英格兰职业赛事裁判有限公司(PGMOL)的负责人迈克·莱利,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各种数据为VAR说话,但遗憾的是,官方越拍牢胸脯,越被抽牢耳光。

VAR亮相之初,英超球迷的观感不是冤假错判明显减少,而是上至划线后都无法明辨的体毛越位,下至时常逃过裁判和观众视线的隐蔽犯规,无处不在的反转,固然令比赛悬念同步提升,但代价则是一向以迅速、流畅著称的英超,被人为切割到支离破碎。

虽然PGMOL一再宣称,“尽量保证比赛流畅度”,不鼓励VAR过多介入,但尽人皆知的“体毛越位”,却成了VAR抓大放小的另一杰作。

上赛季,最被VAR杯葛的当属曼城前锋斯特林,从腋下、脚尖到,总会被VAR裁定身体越界的蓝月7号,抱怨自己“快要被VAR杀死了”。

一道倒霉的还有热刺,得利者竟也是纽卡——上季两队首战,凯恩在禁区内被狠狠“伐大树”,VAR依然选择无视。而今年1月绝平球被回看吹掉后,效力西汉姆的三狮国脚赖斯公开批评VAR:“没有任何顶级联赛球员,希望一台机器替我们做决定。”

当然,若说VAR只会制造更多争议,倒也是夸大其词——仅以上赛季为例,VAR的介入,共109次改变了判罚,其中27次导致进球,56次取消进球;判罚了22粒点球,取消了7粒点球;补发红牌9张,取消红牌3张。

然而,在从球员到教练再到媒体的“众口铄金”之下,直至英超因新冠疫情停摆,VAR始终在黑榜上有一席之地。而当英超重启后,“久疏战阵”的VAR再度老眼昏花,连英超官方都没法护犊子,承认VAR至少做出了3次错误判决。

尤其是维拉与谢联一战,7个摄像机镜头都没能将客队有效进球算进——凭借这1分,维拉力压伯恩茅斯保级上岸,说VAR定生死,绝不为过。

VAR不靠谱,不只是英超独有,9月各大联赛的开战季,VAR承受了比以往多得多的口水。

欧冠附加赛首回合,挪威超级联赛冠军莫尔德和匈牙利联赛冠军费伦茨瓦罗斯狭路相逢,但他们不知道,一场关乎2000万欧元分红的生死大战,全系于VAR的好恶。

比赛中费伦茨瓦罗斯球员率先在禁区内手球,但主裁经VAR认定并非点球;比赛尾声莫尔德中场布伦希尔德森禁区线上封堵对方传中时球打手,无论严重程度还是犯规地点都值得商榷,但主裁此次回看VAR后,却毫不犹豫地指向了12码,莫尔德就此遭遇绝平……

西甲冠军与贝蒂斯之战,本场比赛VAR先是认定埃默森的解围自破家门有效,但贝蒂斯后卫解围时,皇马至少2人已经越位;祸不单行的是,此后埃默森又因阻拦即将形成单刀的约维奇,被补发红牌。

比赛尾声,贝蒂斯后卫巴尔特拉禁区内拦截马约拉尔倒地,皮球打在手上,也被判成点球,皇马3:2逆转。赛后巴尔特拉怒喷尺度双标:“难道我倒地了,还要砍掉我的手不成?”

诚然,VAR减少错判漏判的初衷,不该被打上各种质疑,但现实则是死球时间远比篮球、网球更少的足球比赛中,人为打断比赛之于场内场外,都格外扫兴。

而裁判本身对回看的认定,相当程度上以“人治”干预“法治”,从而使得VAR在敏感场合成了代罪羔羊。

错判固然不该是足球的一部分,但为矫正错判而衍生更多的争议,按下葫芦起来瓢的VAR,注定还要继续活在多事之秋。

Related Posts

山东省华侨中学橄榄球主教练耿琦:信达天下生而为赢

新时代的今天,“信用力量”不可或缺。2016年,建队仅…

EA如何用2年时间摆脱“全美最差公司”帽子?

2012年,在美国消费者网站EA被网友评选为当年美国最…

租的更香?NBA仅八支球队真正拥有自己的主场球馆

每支NBA球队都有自己的主场球馆,主场球馆往往也是球队…

NBA观察丨全名赛情怀与规则的博弈

2019年NBA全明星东西部首发名单揭晓。因为德里克·…

青少年足球联赛开战 郑州九中首战大胜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男子高中年龄段U17组)预选赛武汉…

鼓励专业人士进校园北京发布十条措施促青少年足球体教融合发展

讯(记者杨菲菲)鼓励足球专业人士进校园,加强青少年足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