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南京光复之战:没有这一仗的胜利清王朝不会那么快的灭亡

原标题:1911年南京光复之战:没有这一仗的胜利,清王朝不会那么快的灭亡

在整个辛亥革命的进行过程中,有三座城市的起义至关重要,这便是武昌、上海以及南京的起义与光复。正是这三座城市的成功起义,决定了满清王朝无可挽回的失败命运,成功地把革命推向了胜利的高潮,同时也确定了未来中国的前途。

长期以来,人们对于武昌起义较为熟悉,但是对于上海和南京的这两次关键起义却缺乏了解。特别是南京的起义以及后面的光复,实际上是整个革命过程中,非常关键的一环。没有南京的胜利,满清王朝不会那么快地垮台,中华民国也不会那么快地建立。

下面就给大家详细讲述一下,1911年南京起义及其光复之战那惊心动魄的过程。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古老的中华大地如春雷滚滚,革命的浪潮风起云涌,很快就席卷全国各地。满清王朝的腐朽统治摇摇欲坠、行将覆灭。

到了11月,全国很多的地方都发生了起义,就连与南京近在咫尺的苏州都变天了,驻节在那里的江苏巡抚程德全主动站出来宣告起义,脱离满清王朝。苏州起义的消息传到了南京城,不禁让城里的两江总督张人骏、江宁将军铁良这样的顽固保皇派瑟瑟发抖、胆战心惊。

张人骏和铁良拼命地向着北京求援,可是北京的满清朝廷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南京的事?袁世凯的北洋军兵力有限,只能应付武昌的起义军,根本就管不了南京的死活了。

张人骏和铁良此时没有办法,只能是一切都靠自己。眼下,对于他们来说,最致命的威胁就是驻扎在南京的新军第九镇。

自从武昌起义爆发以来,各地新军纷纷起义,这支被满清王朝寄予无限希望的新式正规军反而成了大清帝国的掘墓人。因此,各地的督抚都普遍不敢再信任新军,都要对新军保持警惕了。

满清王朝在光绪末年开始军事改革,把原有的部队改编成了新军与巡防营两支队伍。按照最初的设计,新军是国家正规军,而巡防营则是属于警察内卫部队的性质,两军各司其职,担负不同的任务。当然除了这两支队伍之外,还有八旗军存在。不过八旗军早就变成了满人的福利机构,已经不能算是军队了。

武昌起义爆发后,新军纷纷反戈一击,站到了革命的一边。但是巡防营却表现得异常反动、顽固,大多数都依然死心塌地地继续为满清王朝卖命。这是因为革命党人非常注重渗透到新军中开展工作,而对于巡防营普遍不感兴趣,这样才会出现这种现象。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各地的督抚都不约而同地转为信任、依靠巡防营,而对新军保持戒备了。

有人可能要说了,新军是正规军,而巡防营不过是警察部队,它们能打得过新军吗?巡防营当然打不过新军,要不然辛亥革命也不会胜利。只不过,当时的新军大多没有练成,全国只有北洋六镇以及湖北的一镇一协符合标准,其余的新军实际战斗力并不强。而且由于新军起义时,大多是中下层军官领导,打乱了原有的指挥系统,而巡防营也是改编过来的,很多部队还保留着火炮等重武器,所以新军在与巡防营战斗时,有时还会处于下风。不过,作为革命者的新军将士,斗志顽强、英勇无畏,这一方面是见钱眼开的巡防营无法比拟的,这也是新军最终胜利的根本原因。

南京作为江南最大的城市,在这里原本驻扎有新军第九镇五千余人,此外还有巡防营六千人,以及三千根本不管用的八旗兵。张人骏和铁良对于新军第九镇畏之如虎,赶紧谋划对策,他俩一商量,决定把张勋的江防军调过来,此外还要从徐州调集更多的兵力来守卫南京。

这样一来,未来的南京之战的一对冤家对头就都浮出了水面。这便是新军第九镇的统制徐绍桢,以及江防军的统制张勋。

驻守在南京的新军第九镇其实只有一个协,也就是一个旅的兵力,加上工兵营、炮队、马队等人马也不过就是五千余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组建完成。

第九镇的统制(相当于师长)名叫徐绍桢。他是明朝开国元勋徐达的十四世孙,出身书香门第,曾经在日本学习过军事,所以才会被提拔为第九镇统制。

徐绍桢其实和革命党没有任何关系,他的部队里面也不像武昌的第八镇那样潜伏着革命党的组织。但是第九镇的官兵包括徐绍桢本人由于接触到了西方先进文化,所以普遍对满清王朝的腐朽封建统治深恶痛绝,都希望中国能够摆脱封建帝制的深渊,走向光明进步的民主共和时代。因此,当武昌起义爆发后,全军上下普遍抱有同情态度,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很多人都开始跃跃欲试,也想参加革命,推翻满清王朝的反动统治。

不过,对于徐绍桢等高级军官来说,造反革命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让他们很快地转变立场,站到革命的一边,那还是很难做到的。所以,尽管黎元洪很快就派人到南京来秘密联络徐绍桢,但是徐绍桢等高级军官还是犹豫不决,难以下定决心。

在这关键时刻,有人来帮忙了。谁呀?正是两江总督张人骏、江宁将军铁良他们这二位。

原来,张人骏和铁良怎么看这第九镇都是放心不下,所以就想办法要控制住这支军队。经过一番研究,两个人想出的办法是:不给第九镇发子弹。

于是,张、铁二人就把第九镇的弹药都控制了起来,每个士兵只发五枚子弹。张、铁二人认为:这样一来,第九镇就算是想造反也没有办法了。

可是,这么做却让第九镇的官兵感到了深深的敌意。即便是高级军官也意识到朝廷开始对自己另眼相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反而促使第九镇的官兵们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起义的问题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绍桢向着张、铁二人主动提出,部队开出城外,驻扎秣陵关。这个想法正中张、铁二人的下怀,他们立即同意。于是,在10月30日,第九镇离开了南京城,来到了南京市南面的秣陵关驻扎。

第九镇到了秣陵关,张人骏和铁良也不会完全安心。恰好这时张勋带着他的江防军来了,于是张、铁二人赶紧命令张勋带兵去监视第九镇。

张勋这个人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他是个铁杆保皇派,对于满清王朝绝对效忠。此时,他带着六千江防军来到了南京。得到了张、铁二人的命令之后,张勋二话不说,立即带兵来到了雨花台附近,就近监视第九镇。

江防营的到来让第九镇的官兵感到十分忧虑,大家都意识到自身的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如果不采取行动今后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情呢。这时,上海的陈其美在起义成功后,派了一个叫做范鸿仙的人到秣陵关来见徐绍桢,劝说他带兵起义。

徐绍桢还是有些犹豫。他对范鸿仙说:我的部队没有弹药啊,没弹药怎么打仗啊?

范鸿仙说:“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马上就回上海,让陈其美都督给你送武器弹药。”说罢,范鸿仙就告辞而去,回上海找陈其美去了。

11月4日这一天,忽然有两名满人军官来到秣陵关,求见徐绍桢。徐绍桢的卫兵见这两个人神色诡异,便起了疑心,上前对他们搜身。结果,卫兵从这两个人身上搜出了两支手枪。经过审问,这两名满人军官供认,他们是来刺杀徐绍桢的。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军营。第九镇的官兵不由得群情激奋,大家都意识到张人骏与铁良已经动手了,第九镇不能坐以待毙,此时除了起义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起义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必须经过认真的筹划才有可能成功。徐绍桢和第九镇的官兵事先并没有着手做这方面的工作,现在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反,因此就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徐绍桢原本寄希望于范鸿仙从上海带来大量的武器弹药之后再起义,但是却不想由于意外的发生,起义被迫提前。

11月7日,有第九镇的士兵到南京城内联络总督卫队的官兵,与他们相约一同起义,结果被清廷官员察觉,第九镇的士兵被俘遇害。这样一来,起义的计划就完全暴露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绍桢只能提前起义。11月8日,徐绍桢命令第九镇的官兵向着雨花台一带的张勋部队发起了进攻。

张勋对于徐绍桢的进攻早有准备。他立即下令迎战,两军在雨花台就展开了一场激战。

这一打起来,第九镇很快就落入了下风。因为他们缺乏弹药,大炮也没炮弹,所以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到了11月9日,徐绍桢见形势不利,无奈地下令撤出战场,全军向着镇江转移。

在上海的陈其美得知第九镇起义的消息之后,他立即在上海张园召集了同盟会上海总部会议。在会上,陈其美和宋教仁等人都一致认为:要想取得革命的胜利,要想顺利攻克南京,必须联合江浙一带的革命力量共同行动,组成江浙联军,这样才能彻底摧毁满清王朝的统治。而这个江浙联军的总司令最理想的人选就是徐绍桢。因为他在各支起义队伍中最有威望,官职也最高,这个职务非他莫属。

徐绍桢对此欣然同意,于是,11月11日,徐绍桢在镇江正式就任江浙联军总司令。

随后,徐绍桢和陈其美就接连发电,要求各地的起义军向着镇江集中。很快一支支起义军浩浩荡荡地赶赴镇江,江浙联军正式形成了。

参加江浙联军的部队有:来自浙江的朱瑞部3000人,来自苏州的刘之洁部2000人,来自上海的洪承点部1000人、黎天才部600人,来自扬州的徐宝山部2000人,来自安徽的柏文蔚部2000人以及镇江当地的起义军林述庆部3000人,此外还有14艘起义的海军舰艇参加。再加上第九镇原有的部队,全军有两万人上下。

11月20日,各路人马均已到齐。徐绍桢在这一天召集会议,大家共同商议进攻南京的部署。最后决定:由浙江的朱瑞率军进攻紫金山,由黎天才指挥沪军及浙军一部进攻乌龙山、幕府山,由刘之洁指挥苏州部队进攻雨花台、聚宝门,由徐宝山率扬州部队进攻浦口,海军掩护陆军进攻,镇江林述庆所部担任总预备队。全军于11月24日向着南京发起总攻。

这边的起义军摩拳擦掌,那边的张人骏、铁良也没闲着,他们也在加紧谋划,试图负隅顽抗,保住南京城。这个时候,从徐州又有一支部队来增援南京,如此一来,南京的兵力加上八旗军也能凑到两万余人。张人骏和铁良委托张勋全权指挥。张勋便将紫金山、狮子山、雨花台三处地点作为防御的重点,大力构筑工事,打算与起义军较量一番。

11月24日,江浙革命联军向着南京发起了全面的进攻。辛亥革命中至关重要的一战就此打响了。

11月24日夜,革命军首先在乌龙山、幕府山一带取得了突破。防守这里的清军毫无斗志,很快投降,到了25日凌晨,两处阵地都被占领。

25日白天,浙军自东流镇至麒麟门一线向着孝陵卫发起了进攻。在孝陵卫防守的是王有宏指挥的巡防营。王有宏倒是很顽固,但是他手下的士兵却很不给力,纷纷溃逃,王有宏情急之下,冲到前面督战,结果身中数弹,当场阵亡。他一死,手下的部队顷刻间溃散。革命军十分顺利地占领了孝陵卫,逼近了紫金山。

26日,革命军乘胜前进,向着紫金山、雨花台和狮子山三处阵地发起了进攻。这三个地方都由张勋的辫子军把守,而辫子军的战斗力颇强,革命军的攻势登时就被阻止住了。

此时的南京城内,其他的部队全都指望不上了,全靠张勋的辫子军在苦苦支撑。张勋在这关键时刻则显示出了他死硬顽固的态度,拼命地督促辫子军坚守阵地,说什么也不肯退却或是投降。

26日,革命军在紫金山、雨花台和狮子山三处都遭到了顽强的抵抗,毫无进展。当天晚上,徐绍桢等人进行了研究之后,大家认为:紫金山上的天堡城乃是重中之重,只要能够把这里拿下来,南京城必破无疑。

来自上海的洪承点自告奋勇,要带兵攻克天堡城。于是,在27日,洪承点带领1500人的沪军部队向着天堡城发起了勇猛的进攻。

天堡城是当年太平天国时期修建的防御工事,位于紫金山之巅。想当年太平军凭借着天堡城和地堡城两座营垒,顽强地阻击湘军,给湘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如今,时间过去了半个世纪,由于火炮的进步,地堡城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但是天堡城的地位却与日俱增。它高高地伫立在紫金山顶,居高临下。城内有辫子军一个营的兵力,还有四百名自告奋勇参战的旗人。城中装备有大小17门火炮,4挺马克沁机枪,弹药充足,还有探照灯照明,而且天堡城与南京城内还有电话相通,随时可以得到支援。可以说这里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要攻下它,势必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

27日,洪承点指挥沪军的将士向着天堡城发起了进攻。结果,他们在敌军的优势火力打击下伤亡惨重,无数的革命军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经过六个小时的鏖战,他们连天堡城的边都没摸到,只好遗憾地撤退了下来。

28日,徐绍桢将进攻天堡城的任务交给了浙军的朱瑞。朱瑞经过研究,决定采取夜间进攻的方式。当天晚上,朱瑞兵分两路,分别从南北两面对天堡城进行偷袭。然而,在紫金山的南麓,道路特别崎岖难行,只有几条羊肠小道可以通过,在夜里就连向导都分辨不清方向,不知道该怎么走,所以南面的进攻最后无疾而终;北面山麓只有一条道路可以通行,清军早已在那里把守,革命军的进攻迅速被打退。大家折腾了一个晚上,白白牺牲了很多战士,还是对天堡城无可奈何。

29日,徐绍桢接到了黎元洪从武昌打来的电报。黎元洪通报徐绍桢,汉阳已经失守,武昌岌岌可危,请求江浙联军尽快派兵支援武昌。

看到黎元洪的电报,徐绍桢心急如焚。他当然不会知道袁世凯此时已经另有盘算,冯国璋已经奉命停止了对武昌的进攻。徐绍桢担心的是武昌如果失守,南京又拿不下来,那么一旦清军顺江而下,革命军势必陷入全面被动的局面。整个革命形势都有可能逆转。

负责进攻天堡城的朱瑞也是心急如焚。他召集手下的军官开会商量对策,这时,浙军中一名叫做张兆辰的军官提出,攻打天堡城兵力太多没有用,因为地形狭窄,根本摆不开那么多人马。应该招募少数敢死队进攻,这样才会有效果。

朱瑞采纳了张兆辰的建议。而张兆辰和他的军中好友叶仰高都表示愿意带领敢死队去攻天堡城。于是,张兆辰被任命为敢死队队长,叶仰高为参谋。朱瑞在全军招募敢死队员,并且传下了四条赏格:一、夺取天堡城的官兵一律叙为攻取南京第一功臣。二、军官每人赏100银元,士兵每人50银元。三、有伤亡者,抚恤加倍。四、阵亡者在天堡城铸铜像,立纪念碑。

结果,有192人报名参加敢死队。11月30日,敢死队在张兆辰和叶仰高的带领向着天堡城发起了决死的进攻。

当天下午,天下起了雨,敢死队冒雨出发。他们分成了两路,张兆辰率领92人由白骨坟沿东湾上山,攻击紫金山北麓;叶仰高率100人由明孝陵圆通寺上山,进攻南麓。敢死队出发不久,又有镇江革命军军官季遇春率领100多人赶来参战,于是,张兆辰安排他们攻击紫金山的西侧。

晚上八点钟左右,张兆辰的分队被清军发现,探照灯立即照射过来,天堡城枪炮声大作。张兆辰无法前进,只好率领大家绕道走,也来到了紫金山的西侧。

将近午夜时分,张兆辰和季遇春摸到了天堡城西北面的飞鹅岭隘口。他们勇敢地向着这里清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并且一举攻克,随后就来到了天堡城的脚下。

另一边,叶仰高率领敢死队从南坡上山。他们慢慢地摸到了天堡城附近,随即就向着天堡城发起了进攻。天堡城上的清军竟然打出白旗示意投降。叶仰高放松了警惕,想要带人过去受降。不想,清军突然开火,叶仰高与管带杨韵珂等人当场中弹牺牲。

叶仰高手下的敢死队员向张兆辰报告了这边的情况。张兆辰得知好友牺牲,异常悲愤。他决心为叶仰高报仇,随后就带领敢死队员向着天堡城也发起了进攻。

张兆辰和敢死队员们在山坡上匍匐前进,慢慢地靠近了天堡城。到了可以射击的位置,大家一起开火,与城上的清军展开了激烈的对射。

激战中,张兆辰又发现天堡城外有四十多个帐篷,毫无疑问那里是清军休息的地方。于是,他命令敢死队向着那些帐篷开火。帐篷被击中后,竟然燃起了大火。熊熊的火光把天堡城照得通亮,敢死队员可以更加准确地射击了。

打着打着,天堡城上敌人的机枪忽然哑火了。张兆辰趁此时机,命令大家上刺刀发起冲锋。敢死队员勇敢地冲了上去,一举冲进了天堡城,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双方激战到天亮时分,天堡城终于被攻克了!

这一仗打得十分血腥残酷。防守天堡城的辫子军和旗人只有三十多人受伤被俘,其余的全部战死。而革命军这边也付出了六十四人阵亡的代价。

攻克天堡城之后,革命军立即将城中的大炮掉转方向,对着南京城内总督府以及张勋司令部所在的位置开炮。炮弹落在了总督府内,把张人骏和铁良吓得魂飞胆落,他们俩再也不敢待在城里,连个招呼都没有顾得上去和张勋打,就双双狼狈逃走,一口气逃到了城外的日本军舰上面,随后落荒而逃。

12月1日,革命军向着南京城发起了全面的总攻。张勋已经无力抵挡,他只能是率领残兵败将逃出南京城,向着徐州方向逃窜。

南京城的光复对于整个辛亥革命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决定性意义。当时,汉阳和汉口相继失守,全国上下都处于焦虑之中。南京的光复极大地振奋了人心,让一度低落的革命形势重新振作起来。

南京光复后,很快就成为了新的革命中心。各省的新政权派代表齐聚南京,决定建立中华民国,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这样一来,中华大地上就出现了一个可以与满清朝廷分庭抗礼的新的中央政府,这对于未来局势的发展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因此,辛亥革命中的南京之战绝对是值得我们纪念和敬仰的一场著名战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本届苏杯发球违例判罚频出 裁判压力下刚正不阿

本届苏迪曼杯,发球违例判罚多次出现,昨天中国队与印尼的…

国乒小将被判20多个发球违例 刘国梁向乒联申诉

昨日,2013年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韩国公开赛开始正赛首…

中国男篮2022世预赛11月15日赛程安排 中国vs巴林今天几点比赛直播时间

男篮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继续进行,在已经结束的比赛中,中…

中国男篮2022世预赛赛程直播时间表最新 中国男篮第五窗口期比赛时间

据中国篮球之队消息,中国男篮11月7日公布了参加世界杯…

篮球基本功 – 民福康健康

在篮球运动中,运球突破是得分最基本的法宝,相当于篮球的…

深受老年朋友喜爱 地掷球运动在玉环蓬勃开展

“地掷球是个既古老又年轻的体育项目,运动强度不大,最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