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王陈玉成恶斗“多龙鲍虎”:一代军事天才与命中克星的殊死搏杀

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年少成名,战功赫赫,是古今罕见的少年军事天才。但是,他与霍去病、李世民这样的同龄军事家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一筹。这是因为,在他的军事生涯中,始终都有无法战胜的克星存在。而且,克星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他们便是湘军著名的悍将:多隆阿与鲍超。

陈玉成曾经与多隆阿和鲍超交手四次,每一次都以失利而告终。多、鲍二人堪称陈玉成命中的克星。而且有意思的是,这四次交锋中有三次都是多、鲍二人联手战胜的陈玉成。多隆阿和鲍超因为多次打败陈玉成,他们自己也成为了赫赫名将。两人分别被称为“多龙”与“鲍虎”。

多隆阿和鲍超两个人在湘军中显得比较“异类”。首先,他们两个都不是湖南人。多隆阿是旗人,鲍超是四川人。其次,在知识分子扎堆的湘军将领中,多隆阿与鲍超也是少见的大老粗。他们两个能够在湘军中脱颖而出,成为标志性的名将,那只能说是与他们个人的努力分不开的。

多隆阿是满洲正白旗人,1817年生于黑龙江的齐齐哈尔。按照祖制,旗人生来就要当兵,所以多隆阿16岁就成为了黑龙江马队的一员。

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黑龙江马队被咸丰帝寄予了无限的希望,幻想着凭借祖宗留下的骑射传统能迅速平定叛逆。但是,黑龙江马队与其他的八旗兵一样的腐朽。他们在僧格林沁的指挥下,在与太平天国北伐军的交锋中洋相百出,屡屡失利,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

当然,最后北伐军还是被消灭了。所以,黑龙江马队也算是有功之臣。多隆阿以骁骑校尉的身份也受到了嘉奖。

此时,湘军进入了长江以北地区作战,越来越感到骑兵的重要性,于是,曾国藩就提出要组建骑兵。湘军原本没有骑兵,甚至连会骑马的人都不多。曾国藩便请求朝廷帮忙。满清当局正想往湘军里面掺沙子,见此良机,便很快就将多隆阿塞给了曾国藩。这样一来,多隆阿就从八旗编制的黑龙江马队变成了湘军的一员。

有道是“人挪活、树挪死”。这八旗里面其实也不是没有人才,只不过八旗那套制度硬生生地把人才都给憋得报废了。多隆阿跳槽来到了湘军之中,那可真是如鱼得水,如鸟临空,他很快就在湘军中展现出了自己的才华,最终成为了一代名将。

鲍超则是重庆奉节人。他生于1828年,比多隆阿小十多岁。鲍超原本在向荣的手下当兵,后来所在的部队被湘军兼并,他也就加入了湘军。他一个四川人,在一个湖南人为主体的队伍里,从一个大头兵开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最后成为了高级将领。这完全都是靠着流血拼命换来的。

鲍超在1854年还只是湘军水师一个哨官,相当于一个排长,到了1855年晋升为营官,当上营长了。到了1856年,鲍超就晋升为参将军衔,相当于一个团级干部,而且从这时起,他获得了自己组建军队的权力。他在湖南招募了三千人,以他的字“春霆”命名为“霆字营”,从此,湘军中赫赫有名、战无不胜的霆军就出现了。

鲍超长期在胡林翼手下当差,也是胡林翼一手提拔了他。而胡林翼身为湖北巡抚,原本应该受湖广总督官文节制的多隆阿也要服从他的指挥。这样一来,多隆阿和鲍超就长期在胡林翼的手下并肩作战了。很快,他们两个就在战场上显露出了峥嵘本色,在与太平天国后期头号战将陈玉成的较量中,屡屡展现出了他们非同一般的强悍战斗力。

1857年1月,湖北巡抚胡林翼指挥湘军主力两万多人向着太平天国占据的江西九江发起了大规模的攻势。

按照胡林翼的布置,湘军悍将李续宾指挥万余主力部队扑向九江。湘军水师由杨载福指挥控制江面。江北则由江宁将军都兴阿指挥,防止太平军来援。都兴阿手下有数员战将,这其中就有多隆阿与鲍超两人。

面对这一局面,在南京指挥全军的翼王石达开立即命令驻守皖北的陈玉成率军救援九江。

年仅二十岁的陈玉成此时被封为豫天侯,负责皖北战区。他得到翼王的将令后,立即会合捻军,组成一支人数约为五六万的人马,号称十万,于三月中旬,向着九江北岸扑来。

陈玉成要想救援九江,那么长江以北,与九江相对的黄梅县是必须攻占的地方。这一战场要点,湘军也不是看不出来。所以,都兴阿把多隆阿、鲍超、王国才等将领都派到了这里。

4月初,陈玉成的先头部队杀到了黄梅县的独山镇。多隆阿、鲍超等人连续出击,击退了太平军。

5月,陈玉成率领主力赶到了前线。他手下的兵力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大多都是刚刚召集来的饥民,未经训练,战斗力很差。而江北的湘军虽然不足万人,但是训练有素,十分精锐,整体实力其实在太平军之上。在这种情况下,年仅二十岁的陈玉成扬长避短,充分发挥人数上的优势,分兵调动敌人。他派兵直扑广济、蕲州、罗田等地,摆出一副要切断清军饷道的架势。在陈玉成的调动下,胡林翼不得不被动地应付,把李孟群等部队都调往蕲水、罗田等地,结果使得防守黄梅的湘军呈现出孤立的态势。

在黄梅防御的多隆阿与王国才两支部队立即出战迎敌。陈玉成首先让先头部队佯败,然后诱敌深入,再突然发起了包抄攻击。结果多隆阿与王国才被打得大败,狼狈不堪地逃回了黄梅县城。

这是陈玉成与多隆阿的首次交锋,也是他第一次战胜多隆阿,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也是最后一次战胜多隆阿。

都兴阿和李续宾得知黄梅首战失利,不禁大为震惊。都兴阿急忙把作为预备队的鲍超霆军派上来,李续宾也从九江那边挤出了几个营的兵力,赶赴黄梅进行支援。

5月17日,多隆阿、鲍超指挥湘军向着陈玉成发起反击,攻破了太平军21座营垒。两军之间变成了一种相持的状态。

陈玉成重新调整兵力。他兵分两路,一路进抵黄梅以西的大河铺,并且于6月5日开始,逐步进逼十里铺、双城驿等地。另一路人马则进抵黄梅以北的青石岭、望天畈等地,意图切断黄梅与蕲州、武穴等地的联系。

6月11日,多隆阿和鲍超联手向着大河铺的太平军阵地发起进攻。但是太平军防御坚固,多鲍二人无功而返。

同日,望天畈一带的太平军向着蕲水发起进攻,清军副都统巴扬阿率军抵御,打退了太平军的进攻。

6月15日,多隆阿和鲍超率军攻破驻扎在十里铺的太平军阵地。太平军很快就发起了反击,两军在十里铺展开激战。恶战到19日,最终,太平军被迫撤兵。

前线的胶着状态让坐镇武昌的胡林翼焦躁不安。为了取得突破性进展,胡林翼决定亲临前敌,靠前指挥。7月初,胡林翼抵达黄冈。

然而,胡林翼其实和曾国藩有着同样的毛病,那就是长于战略谋划,短于战术指挥。在武昌之战时,胡林翼就曾经因为他的笨拙指挥遭到了韦俊的痛击。但是,他不像曾国藩那样有自知之明,始终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缺陷,这一次又亲临前线了。

胡林翼一到前线,立即就指挥湘军对望天畈一带的太平军发起进攻。结果,在战场指挥方面极有天赋的陈玉成敏锐地抓住了胡林翼的这个破绽,他再一次祭出拿手的“回马枪”战术,设下埋伏,诱使敌军入彀,结果胡林翼指挥的湘军傻乎乎地闯入了陈玉成在望天畈设下的伏击圈。太平军伏兵四出,湘军被杀得大败,一路向着蕲水溃逃

陈玉成乘胜追击,胡林翼立脚不住,被迫放弃蕲水,在水师的营救下逃往黄冈。太平军攻克蕲水,声势大振。

打败了胡林翼之后,陈玉成转过头来又去收拾黄梅的湘军。7月13日夜间,太平军突然向着设在龙坪的湘军王国才营地发起了进攻。激战中,湘军的火药库被引燃,发生剧烈爆炸,导致湘军死伤数百人。总兵王国才被击毙。

7月20日,陈玉成再次寻求歼灭多隆阿所部,他故技重施,在黄腊山设下埋伏,诱使多隆阿来进攻。但是,这一次他的行动被湘军侦悉。当多隆阿指挥马队冲入包围圈,陈玉成领兵出击之时,鲍超却绕到了太平军的背后发起了进攻。

陈玉成腹背受敌,被迫撤出战斗,黄腊山48座营垒被湘军攻克。太平军遭到了一次重大的损失。

此时,石达开出走事件已经发生,太平天国的军队失去了统一指挥。陈玉成的部队变成了一支孤军,得不到支援。原本预定要来增援的李秀成部队迟迟不到。如此一来,陈玉成所面临的形势就变得越来越不乐观了。

相反,湘军可以获得足够的支持。退居黄冈的胡林翼得到了李续宾的弟弟李续宜部队的增援,于9月份向着蕲水发起了反扑。

9月6日,胡林翼、李续宜率军在蕲水的马家河与陈玉成展开了会战。经过一场激战,太平军失利,被迫放弃蕲水。胡林翼率军追击,陈玉成被迫步步后退,放弃了对黄梅的进攻,一直撤退到了安徽宿松。

1858年的11月,陈玉成与李秀成联手取得了三河大捷,全歼湘军李续宾部六千余人。随后,陈、李合兵南进,接连收复桐城、太湖、潜山等地。

多隆阿和鲍超此时正跟随着江宁将军都兴阿进攻安庆,得知三河大败,他们只好赶紧放弃了对安庆的进攻,匆匆忙忙撤退,一直撤退到鄂皖边界的宿松县才勉强站稳了脚跟。

陈玉成在连战连捷之后,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他决心一鼓作气拿下宿松,直接打到湖北去。

但是,李秀成却认为,太平军经过长期连续作战,已经十分疲劳,急需休整。因此,他建议停止前进,转攻为守。

可陈玉成此时自信心爆棚,已经完全不把湘军放在眼里了。在他的坚持下,李秀成只好勉强同意了继续进攻的方案。

陈玉成的目标是驻扎在距离宿松县三十里远的二郎河镇的鲍超部队。12月10日,陈玉成指挥的数万太平军进抵花凉亭,开始准备对鲍超的进攻。

多隆阿奉都兴阿之命赶来支援鲍超。他已经看清了陈玉成的部署,于是,在当晚趁着夜色开始向着陈玉成大军的后路迂回。

11日凌晨,陈玉成率军对鲍超的营垒发起了猛烈进攻。他首先派出亲信将领孙魁新率军冲锋。鲍超指挥湘军截击,双方恶战约一个时辰,孙魁新最终败退。

于是,陈玉成不由得大怒,他亲自率领中军,向着鲍超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鲍超集中了200杆抬枪向着太平军猛烈轰击,太平军伤亡惨重。正在此时,多隆阿指挥的骑兵已经在花凉亭后方向着太平军发起了进攻。鲍超也乘机冲出营垒,开始反攻。

在“多龙”与“鲍虎”两面夹击下,陈玉成终于坚持不住,开始溃败。他设在花凉亭的营垒都被多隆阿与鲍超攻克。好在李秀成所部的营垒依然坚固,掩护着陈玉成向太湖县方向撤退而去。

二郎河会战的失败,完全是由于陈玉成在连战连捷后导致的骄傲轻敌所致。陈玉成其实很容易犯这样的毛病,经常是在连打几个胜仗之后吃一个败仗。这与他年轻气盛、考虑不周有很大的关系。

而二郎河会战也是陈玉成第二次败给了联合作战的多隆阿和鲍超。这两位悍将渐渐地成为了陈玉成命中的克星。

1860年2月,陈玉成率军在太湖县的小池驿再次与多隆阿、鲍超领衔的湘军展开会战,结果再次失利。关于这次小池驿会战,本人曾经专门撰文描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一看,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反正这一战的后果很严重,导致了安庆的前哨潜山、太湖两县的失守,湘军可以毫无顾忌地开始对安庆的进攻了。

1860年10月,太平天国开始执行预定的救援安庆的作战计划。陈玉成按照计划,率军挺进湖北,要调动湘军的兵力。然而,当他回到了皖北根据地之后,却又忽然改变了主意,打算就地先打几个歼灭战,然后再说。于是,他挥师直扑桐城,目标就是多隆阿。

此时的湘军已经对安庆形成了战略包围之势。多隆阿与鲍超这一次终于分开行动了。多隆阿奉命率军万余驻扎在桐城附近的挂车河,做出进攻桐城之势;而鲍超则被派到了皖南,阻击那里的太平军北援。

11月底,陈玉成率领数万大军抵达挂车河。11月26日,陈玉成的先头部队首先发起试探性的进攻,结果被多隆阿击败。

12月1日,陈玉成全军赶到,在棠梨山、尊士庵、香铺街等地构筑了四十多座营垒,准备向着多隆阿发起全面的进攻。

12月5日,太平军前出至望鹤墩继续构筑营垒。多隆阿果断地发起冲击,他采用步兵与骑兵相配合的战术,分为三路向着太平军发起进攻。陈玉成立即指挥全军出战。经过一天的激战,太平军最终败退,望鹤墩的阵地被多隆阿夺取。

12月10日,驻扎在青草塥的湘军李续宜部赶来增援。李续宜从新安渡方向出击,多隆阿从挂车河进攻,湘军形成了夹攻之势。陈玉成率军力战,但是多隆阿还是逐渐攻克了棠梨山、尊士庵等地的太平军营垒,逼近了陈玉成大营所在的香铺街。

经此一战,陈玉成想要就地打歼灭战的意图落空,他不得不重新捡起进军湖北的计划继续执行。

1861年1月,陈玉成开始了进军湖北的行动。但是,由于没有得到李秀成的有力配合,进军湖北也以失败而告终。陈玉成只好又回到了皖北。1861年4月,洪仁玕、林绍璋、黄文金率军赶来增援。于是,陈玉成首先向着安庆的集贤关进军,试图冲破湘军的封锁线,与安庆守军取得联系。

但是,湘军曾国荃的防御十分严密,陈玉成激战多日无法取得进展。他无奈之下,留下刘玱琳等部队在集贤关牵制敌军,随后率军又回到了桐城,与洪仁玕等人会合,试图再一次与多隆阿展开决战。

5月24日,陈玉成率陈时永等4000人为左路,洪仁玕率7000人为中路,林绍璋、孙魁新率万余人为右路,三路大军一起向着挂车河的多隆阿发起了进攻。

第二次挂车河之战后,鲍超率军由皖南赶往安庆支援。他与曾国荃率军全歼了陈玉成留在集贤关的刘玱琳部队,使得陈玉成的核心精锐部队损失殆尽。

陈玉成在8月份会合杨辅清,率军直接进攻安庆湘军阵地,但是为时已晚,9月4日,安庆被湘军攻破。陈玉成被迫退往庐州。

安庆保卫战失利后,陈玉成的部队损失惨重,实力大减。1862年2月,已经晋升为荆州将军的多隆阿开始率军向着庐州发起了进攻。陈玉成凭借庐州的坚城与多隆阿展开了最后一次对抗。

经过了三个月的守城战,陈玉成渐渐力不能支。5月12日,他放弃了庐州城,率军突围而出,直奔寿州,去投奔苗沛霖。结果,被已经投降清军的苗沛霖所俘,最终英勇就义。

一代天才名将陈玉成与多隆阿、鲍超的较量就此打上了休止符。在与湘军乃至整个清军的较量中,可以说任何将领都在陈玉成的手下吃过败仗,唯独就是多隆阿和鲍超,陈玉成对付不了。他在“多龙鲍虎”面前屡战屡败,基本没有胜绩。这只能说明多隆阿与鲍超的带兵与临战指挥能力确实在陈玉成之上。他们俩确实是难得的军事奇才。

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确定多隆阿与鲍超便一定能够克制陈玉成,永远能够压着他来打。

我们必须要指出的一点是:陈玉成与多隆阿、鲍超的级别不同。陈玉成是方面军统帅,在任何战役中都是独当一面的最高指挥官。而多隆阿和鲍超往往只是负责战场指挥,他们的上面还有更高的领导,两个人是得到整个湘军体系支持的。多隆阿与鲍超的神勇,其实是与湘军的整体战略分不开的。陈玉成多次败于多、鲍之手,实际上也是败于整个湘军的战略体系,败于湘军的整体作战计划。在曾国藩、胡林翼的老辣指挥之下,陈玉成始终无法寻觅到像三河之战那样的良机,这才是他屡战屡败的根本原因之所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本届苏杯发球违例判罚频出 裁判压力下刚正不阿

本届苏迪曼杯,发球违例判罚多次出现,昨天中国队与印尼的…

国乒小将被判20多个发球违例 刘国梁向乒联申诉

昨日,2013年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韩国公开赛开始正赛首…

中国男篮2022世预赛11月15日赛程安排 中国vs巴林今天几点比赛直播时间

男篮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继续进行,在已经结束的比赛中,中…

中国男篮2022世预赛赛程直播时间表最新 中国男篮第五窗口期比赛时间

据中国篮球之队消息,中国男篮11月7日公布了参加世界杯…

篮球基本功 – 民福康健康

在篮球运动中,运球突破是得分最基本的法宝,相当于篮球的…

深受老年朋友喜爱 地掷球运动在玉环蓬勃开展

“地掷球是个既古老又年轻的体育项目,运动强度不大,最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